任凭野蛮生长,研学旅行或将迎来“大整肃”?

2021-08-21 来源: 星冠旅游频道

  最近人民网、光明网等密集报道倾听揭发夏令营乱象,指出绝不能任其残暴生长。

  数据显示,目前我国约有4.8万家夏令营相关企业。其中,80%的企业是在近五年时间内成立的。

  作为研学旅行市场的重头戏,夏令营市场的增长势头和未来潜力,的确不容小觑。

  然而,在火爆的市场背后,还包括夏令营在内的研学旅行赛道的师资众说纷纭、师生比过低、管理不存在漏洞。部分机构不存在“霸王式”签下,给安全性和消费者维权带给隐患。

  近几年,从教育部、原国家旅游局等11部门2016年牵头印发的《关于前进中小学生研学旅行的意见》,到2021年中办国办印发《关于进一步减低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开销的意见》,谈论研学市场都必不可少一个“大”字,大爆发、大洗牌、大转型、大后撤、大赢家等等,说明这个市场在很多业界人士和研究者眼中的重要性以及高关注度。

  周易水指出,“双减半”政策下,不是挡住校外培训的乱象,而让研学旅行赛道乱来,各类校外教育都要引发警惕。包括夏令营在内的研学旅行,作为学校教育和校外教育衔接的创意形式、综合实践中育人的有效途径,显然有一点期待。但是研学旅行赛道疫情前已经不存在不少乱象,在安全责任、收费标准、市场准入门槛、专业人才培养、课程体系设计、研学基地营地建设、综合配套服务等方面的问题一直不断。如果行业继续拖着“病体”前进,而一些研学企业任凭其残暴生长将拖垮一个行业,立于高质量发展的价值导向下,以当前这个发展周期的政策端发力特点,一场研学行业的“大肃清”或也将到来。

  带营教师资质堪忧

  师生比宣传闪烁其词

  与一般的旅行不同,家长在挑选暑期夏令营时,更看重孩子在旅行中科学知识的增长、眼界的开阔和综合能力的提升。

  同时夏令营活动的管理、安全等因素也十分重要。

  然而,与举办方不遗余力宣传夏令营的诸多好处和优势比起,参营师生比、人员准入资质等关键词在其宣传中却显得过于“低调”。

  不久前,山西太原家长李女士经过精挑细选,给上小学的女儿报了一家“英式”夏令营。

  该营的组织方来自北京,声称团队很专业,同时参营价格不菲,于是李女士放心地把女儿交给了对方,但随后再次发生的事却让她始料不及。

  “老师对宿舍管理非常视而不见,有些孩子年龄较小,生活能力弱,老师根本不去指导,甚至遇上霸凌现象也不出面协调。”

  李女士质疑,类似于由小学生独立参营的同住式夏令营,营地老师有无选取标准,是否须要不具备一定资质,否做到过岗前培训,是否熟悉学生心理,都要打个问号。

  对比浏览多家夏令营、研学机构公众号找到,仅有部分机构会主动在页面上说明参营的学生人数、师生比等关键信息。

  由于对专业人才的高度需求,当前,多个部门和机构已经陆续发售了“研学旅行导师”、“研学导师”、“研学旅行规划师”等资格证书,当然认证标准也是五花八门。

  一位业内人士透漏,暑期夏令营、研学活动的季节性强,每年暑期,一些机构都会经常出现临时增加、聘请营地老师的现象。

  “不需要特别的资质和审核,在校大学生也可以。一个老师带上20多个孩子的情况时有发生。”

  由于很多都是组织方跟外地培训机构合作的产品,对于营地老师、研学导师的身份和来源,的组织方其实也不是很清楚。

  “霸王式”签约维权难

  层层转包拔隐患

  通过探访了解,当前夏令营多采取“先缴付再签合同”的甄选流程,也让消费者意见较小,给后续维权带给诸多隐患。

  天津一位家长在孩子首次参营时,特意选择了一家办营时间宽、收费较高的机构。

  原定活动时长是两周,以英语训练为主,但开营后一两天,孩子就展现出出了不适应。

  “英语能力达将近,上课听得不太懂。”这位家长说道,因事出车祸,且合约里规定“因个人原因出现的退营不予退费”,导致她后来的上架过程十分周折。

  通过咨询了多家夏令营主办方,发现对方均要求家长先支付全款,然后投协议,个别机构甚至拒绝在家长交款前获取协议范本。

  其中一家收费最高的夏令营的工作人员称之为,营地名额紧俏,家长交全款后孩子方可优先面试,面试通过才能参营,俨然“供方市场”的派头。

  一些家长还指出,近年来线上报名越来越少见,有的机构打着的组织夏令营的旗号,却连办公地点都没。

  一旦发生纠纷,根本去找将近组织方的人,更别提维权。

  除了“霸王式”签下,夏令营组织还不存在层层包转的情况,给学生安全和先前维权带来隐患。

  “有些地方没有生源,就靠转包。”一位业内人士坦言,“但转包过程中出现意外怎么办,目前谁也说不清。”

  山西太原一位家长说,今年她给孩子报名参与了一项北京名校游学活动。

  没想到两地人员交会“有误”,孩子们抵达后无人接站,无人安排住宿,在人生地不熟的城市逗留长达10多个小时。

  准入门槛低 利润空间大

  本应当造福家长、孩子和社会的夏令营市场,何以发展至此?

  一个主要原因在于,目前夏令营市场的准入门槛低、利润空间大,仍处于野蛮生长期。

  调查结果理解,除去硬性开支,一般夏令营的利润平均值平均30%—40%,一些小的夏令营机构甚至能超过60%—80%的利润。

  利润如此巨大,驱动着一些夏令营主办方急功近利、目光短浅,甚至出现所谓“层层转包”等乱象。

  更关键的是,由于缺乏具体的监管主体和专门的行业规范,一些市场乱象不仅没有获得及时“刹车”,甚至还在愈演愈烈。

  有从业者就坦承,“只要有场地、教师资源和提供学员的渠道,谁都能办夏令营。”

  而至于各类夏令营的师资、安全、确保等各项具体指标如何、真实效果怎样,大多也是机构“自吹自评”,权威公正的效果评估,几乎是空白。

  当前,我国包括夏令营在内的研学旅行行业,广泛缺少客观、有效、明确的课程评价机制,急需在评价理念、评价主体、评价内容、评价方法、评价对系统等方面建立第三方评价考核体系。

  否则,家长和孩子花上了大价钱,投放了时间,真正教给的、得到的又能有几分?

  自身毛病不少,监管角色模糊不清。这样的夏令营市场,是不有可能身体健康持续发展的,家长和孩子的切身权益也难以维护。

  夏令营成“夏利营”,监管得跟上

  夏令营属于一种营地教育,其本质是教育而不是显旅游或者别的什么。与按部就班的学校教育有所不同的是,牵涉诸多环节的夏令营,其拒绝更高。

  真正有价值的夏令营产品,需要有研发团队与有经验的老师作支撑。夏令营较量的不是营地是不是矮小上的硬件设施,而是营地中的人——从管理者的用心,到辅导员的素质。

  目前,研学旅行企业主要业务条块还包括夏令营冬令营、户外活动、亲子体验、修学旅行、社会实践中、营地教育、爱国主义教育、劳动教育等。研学项目主题主要有自然、文化、艺术、体育、科技、红色、军事、亲子等。

  一个优质的研学旅行企业,首先需要有教育情怀,并以研学课程设计为基础相结合,以服务流程居多线,在安全管控、产品研发、销售推广、采购管理、团队运作、先前服务等环节都要有着较为成熟的运作模式。

  令人遗憾的是,国内很多机构之所以热衷做夏令营,并不是怀着做到教育的初心,更多的是冲着赚而来,难免泥沙俱下,乱象纷纷。

  日前,中办国办印发《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

  随着“双减”文件的“靴子”落地,校外培训机构大做学科培训的问题获得有效整治,但有些培训机构换回个马甲办夏令营,却游离于监管之外,也需要切实不予防止。

  夏令营成“夏利营”,监管得跟上。

  还包括夏令营在内的研学旅行行业监管,不仅要具体涉及活动的主管部门和监管责任,彻底解决事后维权问题。还应该通过加快行业标准的实施和建立行业公共平台等措施,将监管前置尽可能做防范未然,如此才能增进行业良性发展。



世茂集团 浙江世茂 浙江世茂 世茂集团 世茂集团

上一页:英国63%的休闲与酒店业员工希望雇主提供通勤支持

下一页:北京环球影城今日重启内部压力测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