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落伞未打开!张家界失联女生确认身亡,坠落点曝光,村民讲述更多细节_媒体_澎湃新闻-ThePaper

2020-07-02 来源: 星冠旅游频道


队友称其参加过超强百场飞行中


近日,一则北京女大学生刘某在张家界天门山翼装飞行中失联的消息引起注目。

记者从参予救援的救援队得知,5月18日上午,失联近6日的刘某被找到了,已不幸身亡。

救难结果通报:降落伞未打开

5月18日晚,张家界天门山5A景区发布遇难翼装飞行女孩搜救结果通报。

通报称之为,5月18日上午,救难队伍在搜寻过程中收到当地村民报告,在天门山玉壶峰北侧下方无人区一处密林内,发现疑似失联者。

得知情况后,救难队伍立即赶赴现场,经过现场核实,确定为5月12日上午失联的女翼装飞行员,已无生命体征,失联者降落伞未关上。遗体发现地点海拔高度约900米,距离其在空中直升机上起跳的方位直线距离约2000米,相对落差约1600米。

通报还称,自5月12日上午该名女翼装飞行员失联以来,张家界市高度重视,涉及部门第一时间抵达现场,迅速启动应急救难,组织消防队、张家界蓝天救援队、多支赶来支援的外地专业救援队、有关单位工作人员以及熟悉地形的当地村民构成牵头救难队伍,通过直升机、无人机、热成像等专业设备持续进行空中观察,多组人员区分区域分工进行大面积地面搜索。因无法精确定位搜寻目标,搜索区域地形险峻简单、植被茂密,期间时有雨雾天气等多种因素导致搜寻搜救过程极其艰难。

目前,搜寻搜救工作结束,相关善后正在有序进行。


记者了解到,丧生女孩安安是一位极限运动爱好者,不仅爱好飞行和翼装飞行中,还讨厌潜水、滑雪。从大学开始就不断挑战自己,尝试各种运动,是不少极限运动圈内人心里的“女神”。

去年10月她曾接受一家户外媒体的采访,她形容翼装飞行的感觉“数百次跳伞经验,然后终于能像鸟儿一样穿上翼装飞翔”。

采访中她曾说,自己作为恐高症者,学跳伞大概耗尽了所有的勇气,但她同时也享受解决恐惧感的过程与和重力做到游戏。“挑战自己并且做极致时会有一种满足感,这种感觉在你面临死亡时更加反感。必须做到万无一失,如果你是个执着完美的人,有那么一瞬间,做到完美显然还不错。”


她也在拒绝接受采访时谈及过丧生,她说道:“极限运动的终点:一个是丧生,一个是恐惧,当你眼里没这两样东西,为了讨厌的事物不向任何一样东西妥协,那你眼里一定是无边无际的星空和自由。仰望星空的人,不应该被嘲笑。极限运动给我面临死亡和伤痛更加祥和的勇气,也让我不断对自己对生活有新的理解和了解。”据悉,安安还投了人体器官捐献的志愿书,希望能帮助更多的人。

安安的一位朋友获知消息后在社交平台上写到:“愿你化作飞鸟,飞翔在辽阔的天空。”

翼装飞行中有多危险?

丧生女生经验丰富,为何会出有车祸?

翼装飞行,尤其是低空翼装飞行是一种危险性和难度很大的运动。翼装飞行,清楚地说是无动力翼装飞行,又叫近距离天际滑翔或者“飞鼠装滑翔”运动。

顾名思义,运动员穿着外观像飞鼠一样的、拥有双翼的飞行中服装和降落伞设备,从飞机、热气球,甚至是大桥覆以、高楼顶等高处一跃而下,运用肢体动作来掌控滑翔方向,展开无动力空中飞行的运动,行进速度可达每小时两百多公里。等飞行高度较低至安全极限时,运动员将打开降落伞稳定着落。


遇难女孩安安的朋友告诉他媒体,安安有非常丰富的高空翼装飞行经验,他们对于这次失联非常吃惊。安安的朋友说道:“大家都是民间跳伞爱好者,她现在还是大学生,她做到的这个是一个商业活动、一个节目拍摄,她在圈内已经是‘大神级’的了,技术很好,这次失误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情况。”据媒体报道,根据美国降落伞协会划分的等级,“安安持证等级超过C级,她实际的能力已超过了D级,等于是考教练的水平。”

此番这位女翼装飞行员失踪的张家界天门山,一直是翼装飞行中者乐此不疲的圣地。曾多次在天门山参与低空飞翼活动的滑翔伞教练盛广强告诉他记者,飞翼运动分为高空飞翼和低空飞翼两种,高空飞翼是指人在背着一个主伞和一个备用伞的情况下,从4000米左右高度跳跃下,相对安全;低空翼装是人只腹一顶降落伞,没备用伞,从建筑物或者其他地方,比如高度150米以上的悬崖上,或者几百米的直升飞机上跳下来。“高空翼装必须在1000米左右的时候关上,它有一个强迫伞机制,而低空翼装,只要飞行者自己不关上,就没有其他办法关上降落伞,所以低空翼装风险性是比较低的。”

盛广强表示,全国用低空翼装顺利跳过天门山的,包括他在内不多达4人,他会选择从2000多米且下方有山体的情况下用于高空翼装设备,因为“高空翼装必须在相对于地面2000米以上、空旷的地方去展开训练,不可以在一个底下有山、有障碍物的地方跳跃,因为你已经在2000米以上了,如果底下有个1500米的山,那么相对高度只有500米,这就不属于高空了,而完全是低空了。你用高空翼装有玩低空翼装的项目,风险系数会减少很多。此外,高空翼装打开伞的时间与低空翼装不同,因为备用伞是不一样的,它的时间必须很幸,而低空翼装就要快速开伞。”

盛广强说道,他没看过安安的飞行视频,但“毕竟底下有很多山体,对地形不熟悉,还是可能不存在危险。如果风大的话,在诸多山体之间还有可能构成漩涡,也不会造成飞行中的不稳定,带来车祸。”


天门山举办过很多大型比赛,也有国内外职业选手来这里安排训练,不过2013年匈牙利翼装飞行中冠军维克多·科瓦茨就在这里举办的第二届世界翼装飞行世锦赛试飞中意外坠落遇难,2017年加拿大运动员格雷厄姆·迪金森在独自训练中同样意外坠落在丧生……

翼装飞行的过程中,运动员不会受到很多因素的干扰,天气和地理环境的影响、操作者的犯规、降落点的偏差……这一切都有可能给飞行员带给可怕的生命威胁。

除了享有丰富经验的职业运动员外,必须否认,很多翼装飞行中的实践者并没有经过严格的培训、拿到涉及的资格认证(在欧美或者翼装飞行中资格和拿驾驶执照类似于,必须经过拥有资质的培训中心培训),他们被称为“野飞者”,也正因为“野飞者”数量众多,无法被严格管理,相当大程度提升了翼装飞行中的死亡率,毕竟这项运动面对着太多复杂的情况。


原标题:《降落伞未打开!张家界失联女生确认自杀身亡,坠落在点曝光,村民讲述更多细节》

读者原文

翼装飞行失联女大学生救难现场曝光,队友称其参与过超百场飞行中安安(左二)生前进行翼装飞行中运动近日,一则北京女大学生刘某在张家界天门山翼装飞行失联的消息引发关注。记者从参予救援的救援队获悉,5月18日上午,俱联近6日的刘某被找到了,已不幸身亡。救难结果通报:降落伞未打开5月18日晚,张家界天门山5A景区公布丧生翼装飞行中女孩搜救结果通报。通报称,5月18日上午,搜救队伍在搜索过程中收到当地村民报告,在天门山玉壶峰北侧下方无人区一处密林内,发现疑似失联者。得知情况后,救难队伍立即赶赴现场,经过现场核实,确定为5月12日上午失联的女翼装飞行员,已无生命体征,失联者降落伞未打开。遗体找到地点海拔高度约900米,距离其在空中直升机上跳的位置直线距离约2000米,相对落差约1600米。通报还称之为,自5月12日上午该名女翼装飞行员失联以来,张家界市高度重视,涉及部门第一时间抵达现场,很快启动应急救难,组织消防队、张家界蓝天救援队、多支赶来支援的外地专业救援队、有关单位工作人员以及熟知地形的当地村民构成联合救难队伍,通过直升机、无人机、热成像等专业设备持续展开空中观察,多组人员划分区域分工进行大面积地面搜寻。因无法准确定位搜寻目标,搜索区域地形险峻复杂、植被茂密,期间时有雨雾天气等多种因素导致搜索搜救过程极其艰难。目前,搜索救难工作完结,涉及善后事宜正在有序进行。曾在接受采访时谈死亡:面临时更加祥和记者了解到,丧生女孩安安是一位极限运动爱好者,不仅爱好跳伞和翼装飞行,还讨厌潜水、滑雪。从大学开始就不断挑战自己,尝试各种运动,是不少极限运动圈内人心里的“女神”。去年10月她曾接受一家户外媒体的专访,她形容翼装飞行的感觉“数百次跳伞经验,然后终于能像鸟儿一样穿着上翼装飞翔”。专访中她曾说,自己作为恐高症者,学飞行大概耗尽了所有的勇气,但她同时也享受解决恐惧感的过程与和重力做到游戏。“挑战自己并且做极致时会有一种满足感,这种感觉在你面对丧生时更加强烈。必须做万无一失,如果你是个执着完美的人,有那么一瞬间,做到完美显然还不错。”安安生前是一位极限运动爱好者她也在拒绝接受采访时谈及过死亡,她说:“极限运动的终点:一个是丧生,一个是恐惧,当你眼里没有这两样东西,为了喜欢的事物不向任何一样东西妥协,那你眼里一定是无边无际的星空和权利。云彩星空的人,不应该被取笑。极限运动给我面对死亡和痛苦更加平和的勇气,也让我不断对自己对生活有新的理解和了解。”据报,安安还签了人体器官捐赠的志愿书,希望能协助更多的人。安安的一位朋友得知消息后在社交平台上写道:“愿你化作飞鸟,翱翔在辽阔的天空。”翼装飞行中有多危险?丧生女生经验丰富,为何会出车祸?翼装飞行中,尤其是低空翼装飞行是一种危险性和难度极大的运动。翼装飞行中,确切地说道是无动力翼装飞行中,又叫近距离天际滑翔或者“飞鼠装有滑翔”运动。顾名思义,运动员穿著外观像飞鼠一样的、享有双翼的飞行服装和降落伞设备,从飞机、热气球,甚至是大桥覆以、低楼顶等高处一跃而下,运用肢体动作来掌控滑翔方向,进行无动力空中飞行中的运动,前进速度可达每小时两百多公里。等飞行高度较低至安全极限时,运动员将关上降落伞平稳着落。资料图:2019年9月6日,第八届翼装飞行世界锦标赛竞速决赛在张家界天门山举办。图为选手在比赛中。中新社记者 杨华峰 摄丧生女孩安安的朋友告诉他媒体,安安有非常丰富的高空翼装飞行中经验,他们对于这次失联非常惊讶。安安的朋友说:“大家都是民间飞行爱好者,她现在还是大学生,她做到的这个是一个商业活动、一个节目拍摄,她在圈内已经是‘大神级’的了,技术很好,这次失误也不告诉她是什么情况。”据媒体报道,根据美国降落伞协会区分的等级,“安安持证等级超过C级,她实际的能力已达到了D级,等于是录教练的水平。”此番这位女翼装飞行员失踪的张家界天门山,一直是翼装飞行中者乐此不疲的圣地。曾多次在天门山参予低空飞翼活动的滑翔伞教练盛广强告诉记者,飞翼运动分成高空飞翼和低空飞翼两种,高空飞翼是指人在背着一个主伞和一个可用伞的情况下,从4000米左右高度跳跃下,相对安全;低空翼装有是人只腹一顶降落伞,没有备用伞,从建筑物或者其他地方,比如高度150米以上的悬崖上,或者几百米的直升飞机上跳下来。“高空翼装必须在1000米左右的时候打开,它有一个强迫伞机制,而低空翼装,只要跳伞者自己不打开,就没其他办法打开降落伞,所以低空翼装风险性是比较高的。”盛广强回应,全国用低空翼装顺利跳过天门山的,包括他在内不超过4人,他不会选择从2000多米且下方有山体的情况下用于高空翼装设备,因为“高空翼装必须在相对于地面2000米以上、空旷的地方去展开训练,不可以在一个底下有山、有障碍物的地方跳跃,因为你已经在2000米以上了,如果底下有个1500米的山,那么相对高度只有500米,这就不属于高空了,而完全是低空了。你用高空翼装玩游戏低空翼装的项目,风险系数会增加很多。此外,高空翼装打开伞的时间与低空翼装不同,因为备用伞是不一样的,它的时间需要很久,而低空翼装就要快速开伞。”盛广强说,他没看完安安的飞行视频,但“毕竟底下有很多山体,对地形不熟悉,还是有可能不存在危险。如果风大的话,在诸多山体之间还有可能构成漩涡,也不会导致飞行的不平稳,带给车祸。”资料图:2018年9月15日,第七届翼装飞行锦标赛精准穿靶首日的比赛在张家界天门山举行。。杨华峰 摄天门山举办过很多大型比赛,也有国内外职业运动员来这里安排训练,不过2013年匈牙利翼装飞行冠军维克多·科瓦茨就在这里举办的第二届世界翼装飞行中世锦赛首飞中不幸坠落遇难,2017年加拿大运动员格雷厄姆·迪金森在独自训练中同样车祸坠落在丧生……翼装飞行的过程中,运动员不会受到很多因素的阻碍,天气和地理环境的影响、操作者的失误、降落点的偏差……这一切都有可能给飞行员带给可怕的生命威胁。除了拥有丰富经验的职业运动员外,必须否认,很多翼装飞行的实践者并没有经过严格的培训、拿到涉及的资格认证(在欧美或者翼装飞行资格和拿驾驶执照类似于,需要经过享有资质的培训中心培训),他们被称作“野飞者”,也正因为“野飞者”数量众多,无法被严格管理,很大程度提高了翼装飞行的死亡率,毕竟这项运动面临着太多简单的情况。来源:扬子晚报、中国新闻网、张家界天门山5A景区官方微博、央广网、新京报、北京青年报、新华新闻原标题:《降落伞未关上!张家界失联女生确认自杀身亡,坠落点曝光,村民描写更多细节》

上一页:【北京房产网】北京房产信息网,找新房,二手房,租房上乐居-北京乐居

下一页:女首富陈丽华和慈禧、溥仪有关系吗?她为什么能住在颐和园?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