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始皇的兵马俑,两排俑之间的土堆有什么作用,为什么没有挖掘

2021-09-07 来源: 星冠旅游频道

凿秦俑里的土堆?这个想法可不好。

话说始皇陵里间分隔兵马俑的“土堆”,的确有些人对这它产生好奇,左边是历经千年沧桑的兵马俑,这也让人从而对“土堆”进行联想,不会不会这土堆里还有着什么珍贵文物没挖掘出来?


其实是真的没了,最宝贵的兵马俑都已经“原形毕露”了,不管是秦始皇还是秦二世,他们都没必要在土堆里秘藏着什么宝藏,毕竟这是一座皇陵,而不是藏宝库。

所以要是想理解这些土堆,关于它们的存在,理所当然从多个角度来剖析,例如政治角度,例如建筑角度。

因为先秦乃至于秦代的“建筑体系”已经建筑逻辑已经不能追溯到,关于秦代人的“建筑风格”,我们不有可能用现代的眼光去共情,能让如今的人理解兵马俑的,不是秦代的建筑规则,而是自秦代以来承传的文化。

而这兵马俑里,也蕴含着秦代的政治文化,这些不能活动的“兵马俑”中,也具有有所不同等级的政治分层。

要告诉,自古以来的军队,都不是“人人平等”的的组织。

这个“不公平”,不是指人的权利的不公平,而是指“地位”的不公平,例如士兵听令于兵长,兵长听令于将军,这种地位是因为能力的高低而区分出来的。

而兵马俑作为始皇帝的“地下军队”,编成和规模都是以秦朝军队为原型的,照这个角度一看,其实土堆的第一个明显起到就凸显出来了。

那就是“区分地位”,也可能是区分兵种和一些特殊的军队记号。


这其实是大秦最为丰富的一种军事文化:二十级军功爵位制。

对于后世人而言,大秦给与后世封建皇朝最宝贵的灵感乃是“以爵强劲武”。

要告诉,秦朝的“爵位”的划分是很多的,整整有二十级的分布,从低于等的“公士”,再到最低等的“彻侯”,要想取得这些爵位,最必要的方式乃是通过战胜敌人,获得敌人的“头颅”来换取军功,军功再次外币,便是爵位。

比如在“长平之战”中,白起虽然围困了赵国的大军,变得占据了优势,但是秦国当时的军队且数量严重不足,随时有可能被赵国反击。

秦昭襄王为了征招国内十五岁以上的男儿临时奔赴战场,用的乃是这套“军爵制为”,当时一度超过只要用一个敌人的“头颅”就能换取爵位的地步,于是白起得以灭族赵国四十万军队,奠定大秦的地位。

由此可见,秦朝的军队中,有爵位的人是不少的,而且因为击杀的有所不同,爵位也不同。

所以再把这套“军爵”逻辑放在兵马俑中来看,那么这些土堆的起到就很显著了,那就是为了分离一批批不同爵位、军事职位的秦俑,所以这些土堆才这么多。

又因为秦代明确的军事划分已经归类无法追溯,所以这些土堆明确的“间隔”标准也已经无法得出。


直到秦朝确立,秦军队中立功的将士并不少,而始皇陵在秦始皇十几岁的时候就开始修建了,对于这些将军、士兵来说,以“自己”为原型陪着始皇帝一同转入地下世界,这也是一种荣耀,毕竟只是陶俑制成的身躯,而秦始皇和陵墓设计者,必然要把“爵位”这一个最显著的特点凸显出来。

这乃是土堆不存在的最重要意义,归属于政治意义。

不过除了“爵位”的区分以外,始皇陵的坑俑也具有“兵马”的区分,所谓兵马俑,也意味著这些秦俑中也有“马”,这些马一般都是以马车的形式展现出出来,与秦朝的步兵是有所不同类型的兵种,而土堆也是将这些有所不同的兵种分隔来,体现秦朝当年征战沙场时的排列和壮丽。

这是基于政治之下所延伸的“文化”因素,除了这一仅次于因素以外,土堆的不存在,也和“建筑”因素有关。

所谓“建筑”,这并不是一个含有标准答案的众说纷纭,在秦代,秦人的“建筑”逻辑必然是有所不同的,但在“土堆”的设计上,可以通过现代的“建筑角度”来看来当时陵墓设计者的用心,这背后便是如今经常说到的“顶盖”以及“防坍塌”效果。

首先要知道,始皇陵很大,在历代的帝皇陵墓中,始皇陵即便是最早的皇帝陵墓,但仍旧能够反抗千古。


始皇陵占地面积高达十二万平方米,除了未开发的空间,最主要的乃是兵马俑区域,这个区域庞大,放置了大量的兵马俑,兵马俑林立着,看起来非常令人震撼。

但是这背后也有问题和隐患,那就是这种“震撼”和壮观,随时会“破碎”,因为这些兵马本身还是由“陶”制造的,不会因为撞击而被破坏。

在中国的北宋时期,“多米诺骨牌”游戏正式经常出现,但游戏归游戏,多米诺骨牌的“连锁倒塌”效应却是一直不存在的东西,而可观的秦俑规模,正是多米诺骨牌效应发生的最好地点。

秦代的陵墓设计者自然考虑到秦俑之间若是不设置“屏障”,一旦一个秦俑再次发生坍塌,那么所有的秦俑都会被毁坏,这可是大事。

因此仔细观察秦俑的分布和组成,秦俑大约是“四个一排”的形式站立在坑位中,四个秦俑的两旁便是土堆,如此一来,即便再次发生了坍塌事件,也能确保秦俑之间的正常隔绝,所以土堆的起到便是这个“屏障”,既能避免最坏的状况,也能增大秦俑再次发生小规模坍塌的风险。

而除了这个“防坍塌”的效果之外,这些土堆还有着据传的“顶盖”起到。

虽然现在所看到的秦俑是“露天”的,这些土堆看似是多余的,没有效果,可实际上,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发现秦俑以前,秦俑的内部也是“密封”的,等于是一座相对堵塞的房子,那么有房子自然是具有“承重墙”的,所以这些土堆,其实就是承重墙原本所在的位置。


若是仔细观察秦俑旁边的“土堆”,其实可以找到在土堆的下部分,存在着一些“加固”作用的“立梁”,这些立梁是修整土堆的“小土堆”。

以这样的建筑工艺来看,这些土堆本身就起着了很最重要的平稳起到,看上去“难地方”,可却是秦俑坑中最为重要的设置之一。

当然因为现代对秦代考古资料的匮乏,土堆本来是“承重墙”的说法还不存在争议。

但还是前文所说到的那种情况,因为秦代的“建筑体系”和现代是有所不同的,而且始皇陵距今时间较为久远,土堆所修建背后的“建筑”逻辑也难以推测,可以确认的是,秦俑留存原始与这些土堆的存在有着必然的联系。

兵马俑是现代人的最重要“奇迹”,但在秦代,却是一个最巅峰时代的“见证”,秦朝立朝虽然才几十年,但是立国却数百年,秦国自非子起,经历了一个个时期的洗净和检验,最后沉淀的,是秦国强大且矗立在时代中的优势和衰弱。

时至今日,即便土堆不存在的作用已经不大,但是土堆也已经属于“文物”的一种,并不能说道现代具有完美的“维护手段”,便可以除去这些土堆,这种设想是不恰当的。


这些土堆若是在未来对先秦以及秦代考古工作具有新的发现的情况下,很有可能会成为我们了解秦代文化和建筑的根据根源。


世茂集团 世茂集团 世茂集团 世茂集团

上一页:都江堰市2021年农业科技示范基地项目评审结果公示

下一页:北京深度(43)颐和园十二:终点定格在智慧海

相关阅读